流量新青年① 一年里粉丝数从零到百万成为“

  当我们谈论互联网,“流量”是绕不开的关键词。流量如何而来,又把受众引向何方?

  为了寻找答案,在五四青年节前夕,新民晚报全媒体“十分上海”栏目推出人物特辑“流量新青年”,将话筒递给平日在网络上活跃的UP主、电竞解说、漫画家、游戏主播等,他们既是各自圈内的流量担当,也是成长在新时代的青年。

  流量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?听听这些生活在上海的“80后”“90后”如何作答。

  2018年8月26日,UP主芳斯塔芙为庆祝拥有10位粉丝,特意上传了“制作莫比乌斯爱心”教程。当时,她和大学同学鬼谷藏龙(下称鬼谷)怎么也没想到,短短一年后,共同运营的账号粉丝数会突破百万。

  在游戏、美食、动漫、时评等各类UP主的“夹击”中,这对搭档凭借生物科普跻身“B站百大”。他们为何受到流量“眷顾”?“一夜爆红”后,106用英语怎么写他们离最初的梦想是否更近了?

  如何评价B站科普系列《鬼谷说》?知乎上收到最多赞的回答是这样的:有些人的志趣,并不在当下。

  作为中国科学院的博士研究生,鬼谷把科普当作自己的情怀。2014年,他应友人之邀开始写作。在被网友称为“教人认识古生物的极客UP主”前,鬼谷就是科学松鼠会的一员了,“现在还欠了几篇稿呢,其实科普这件事一直都在做。”这个1990年出生的学霸语速很快,说到兴起就会习惯性地挥动双手、眉飞色舞。

  2018年,他进入B站做起了“搬运工”,译制国外的科普视频。两人发现,在中文互联网,关于古生物的科普视频少之又少。那时,他们的账号少人问津:“通常播放量不会超过5000。”

  走红的转机是“一只虾”——《奇虾:初代霸主的故事》是从译制到原创的转型之作。视频上传24小时,播放达到9万,粉丝数从700涨到2.1万。“第二个原创视频发布一星期后,粉丝就突破了10万。”创作热情从此“一发不可收拾”。

  让两人踏上原创之路的理由,听起来也有点不可思议。“当时平台推出一个活动,鼓励UP主做原创,只要点赞达到一定数字,就可以获赠3个月大会员。3个月大会员,好多钱啊!”鬼谷忍不住重复了一遍,搞怪的口吻和视频中如出一辙。

  成为“流量明星”是好是坏?鬼谷选择用数据说话:“从科普的角度来看,我们的视频传播量是文章的10倍。”

  “寒武纪物种大爆发”“顶级掠食动物的兴衰”“三叠纪神奇动物”……古生物知识是他俩的吸粉“杀手锏”。根据后台用户画像,粉丝中高中生和大学生占7成。

  虽然制作一期视频要经历收集资料、开会讨论、撰写剧本、后期剪辑等流程,因为童年的手术意外导致声带受损的鬼谷,每次都要用假声配音以求效果最佳,但他俩觉得,为年轻朋友“科普”,乐在其中。

  “自从做了原创视频,再没开新的课题了。”鬼谷边说边笑,随即一脸严肃,“我真心希望通过科普视频,一手牵着学术界,一手牵着大众,与学术界的联系让我们足够专业,另一方面要用最朴实的语言,让最广泛的大众理解这个领域。”

  鬼谷直言,“恰饭”(B站上指商业合作)是UP主的主要收入来源,但他们有底线:“许多保健品公司找来,希望为他们站台,尽管报价很高,但我们一律回绝了。”两人更“偏爱”与公益组织合作。

  为了保持更新节奏,鬼谷正准备建立工作室,希望有更多人加入:“制作这块希望让别人接手,自己能有时间和科研工作者去聊,让他们加入科普的队伍。”

  正如网友对他们的期待——未来,《鬼谷说》会成为领域支配者,还是“后浪推前浪”,出现新的“霸主”?我们拭目以待。